今年就业目标超额完成 城镇新增就业1300万以上

发布时间:2017年01月09日    阅读:129次
 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获悉,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,我国就业局势保持总体稳定,2016年全年就业目标已超额完成,全年城镇新增就业达1300万人以上。不过,2017年就业形势复杂严峻,尤其是高校毕业生持续增加、化解过剩产能导致的职工分流、人和岗位不匹配等问题将依然存在。

 

  超额 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300万以上

 

  2016年已经是中国连续第3年实现城镇新增就业1200万人以上。在全球经济经历深刻调整、国内经济面临诸多困难的背景下,持续不断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释放出了巨大的市场活力。据了解,2016前11个月,城镇失业人员再就业达511万人,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02.2%;就业困难人员就业人数154万人,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28.3%。全年具体数据将在本月下旬公布。

 

  当前就业形势总体稳定,与经济保持在合理区间、产业结构优化、改革红利的释放以及就业政策的密集出台密切相关。数据显示,去年中国经济增速始终保持在6.5%至7%区间,尽管与前几年的高增长相比有一定回落,但在全球范围内看仍十分亮眼。

 

  专家认为,产业结构的优化和经济的企稳,将会直接反映在劳动用工需求的增长方面,随着资源配置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,今年我国将仍能保持新增就业1300万的势头。

 

  不过,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、化解过剩产能任务艰巨、城镇新成长劳动力增多的情况下,2017年就业形势复杂严峻。尤其是高校毕业生持续增加、化解过剩产能导致的职工分流、人和岗位不匹配的“招工难、就业难”并存等问题仍然存在。

 

  据了解,“十三五”期间,中国每年需要在城镇安排就业的人数仍然维持在2500万,就业的总量压力非常大。这其中,约1000万是登记失业人员,约1500万人是以高校毕业生为主体的青年就业人员。此外,“十三五”期间每年还有近300万农业富余劳动力需要转移就业。

 

 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表示,下一步人社部将继续把就业工作作为第一位的任务。坚持把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摆在就业工作首位,在高校毕业生数量常年高位运行且逐年增加的情况下,可望实现高校毕业生就业水平不降低的目标。去产能中的职工安置工作平稳有序开展。做好就业扶贫和农民工返乡创业工作,加强就业援助,确保零就业家庭实现动态清零。加强就业服务体系建设。加大职业培训工作力度,劳动者素质得到进一步提高。

 

  迎难 2017高校应届毕业生逼近800万

 

  教育部数据显示,2017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795万人,比2016年多出30万。官方数据显示,从2001年开始,中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一路上升。2001年,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仅有114万,到2016年的15年间,毕业生人数增长了651万。

 

  作为就业工作重点群体的应届大学生,在经济下行压力大的不利环境下,通过创业、深造确保了就业率继续保持稳定。

 

  有调查机构数据显示,中国大学毕业生自主创业比例持续上升,高职毕业生创业比例高于本科。此外,大学生自主创业存活率明显提升,自主创业的毕业生收入优势明显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介绍,我国已经连续三年实现毕业生就业创业人数“双增长”。

 

  中国人民大学近日发布的《2016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》显示,89.8%的在校大学生曾考虑过创业,18.2%的学生有强烈的创业意向。“在此次调查中,约有12万名大学生正在创业或曾有过创业经历,占调查学生总人数的28%。”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毛基业说。

 

  事实上,大学生创业正越来越被视为一种解决就业的迂回道路,人社部等相关部门也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鼓励大学生创新创业,力图通过高校、政府、社会三方建立有效机制,引导大学生创新,支持大学生创业实践。

 

  报告建议,大学生创业者应尽量基于所学专业知识进行创业,这样成功率更高。报告提出十个存在重大创业机遇的领域,包括互联网服务业、教育和培训行业、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、健康管理行业、泛娱乐行业等。

 

  不过,今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也面临复杂严峻形势。对此,教育部表示,未来要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工作。发挥中小微企业“就业容纳器”作用,继续引导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从事教育文化、卫生健康、医疗养老等工作,组织实施好“农村教师特岗计划”、“大学生村官”等中央基层就业项目。

 

  同时,向重点领域输送高校毕业生。围绕“一带一路”“长江经济带”“京津冀协同发展”等重大发展战略,引导毕业生到先进制造业、现代服务业和现代农业等领域就业创业。此外,提高就业指导水平和服务能力。建立毕业生求职意愿信息数据库和用人单位岗位需求信息数据库,对困难群体毕业生实行“一生一策”动态帮扶,配齐配强专兼职就业指导教师。

 

  脱困 去产能职工转岗就业压力仍大

 

  未来5年,化解过剩产能导致的煤炭、钢铁企业的职工分流,也将是我国就业面临的最大压力之一。据人社部测算,化解过剩产能将影响钢铁行业50万职工和煤炭行业130万职工的工作岗位,此外,水泥、玻璃、电解铝、船舶等行业去产能带来的就业压力也不小。在职工转岗就业中,不少人年龄偏大,技能和经验趋同,转业转岗能力差,就业难问题将更加突出,结构性和摩擦性失业或将增多。

 

  人社部2016年年初对化解过剩产能职工分流安置专门出台文件,主要是内部安置、转岗就业、内部退养和公益性岗位托底。在地方层面,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了解到,目前已有20余省份出台了去产能职工分流安置办法。过去一年中,全国19个省市去产能职工分流安置进展情况表明,“政策托底+市场分流”成为安置的主要模式,不同年龄的产业工人对于未来表现出不同选择。

 

  不过,部分地区受制于资金问题,分流安置工作受掣肘。

 

  “在大城市,化解一个企业的过剩产能,纵然涉及一些人,但是就业机会比较多,相对容易一些,而在一些因为钢煤兴起的城市,要去产能的话,职工分流分置渠道相对窄一些,在这些地区就业压力会比较大。”专家表示:“在分流过程中那些年龄比较大,又长期在钢厂、煤矿的职工,就业能力比较低,再就业会相对困难一点,就需要将培训及时跟上。”

 

  对此,人社部发出《关于开展东北等困难地区就业援助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组织江浙沪粤等省份与东北等困难地区开展劳务对接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张义珍日前表示,要精准锁定就业困难人员、就业困难地区以及去产能职工分流任务重的企业,制定“一人一策”“一城一策”“一企一策”的精准援助方案,努力化解就业风险。